安神定志治风疹规范病案

加减运用:以心烦焦躁、阵阵出汗为主者,加炒白芍、桂枝以养血平肝,调和营卫;以失眠多梦为主者,加酸枣仁、珍珠母、夜交藤以养心安神,镇静促眠;情绪易激动、哭笑无常者,加百合、牡蛎、小麦、大枣以和中缓急,舒缓情志,协调心脾;心悸惊厥、精神恍惚者,加琥珀以清心除烦、凉肝定惊;体弱久病、气虚无力者,加黄芪、人参以补中益气,扶正固本;伴见大便干结者,加大黄以通腑泄热。

加减运用:伴见心烦意乱者,加牡丹皮、炒栀子以清心泻火,凉血除烦;兼见心悸健忘者,加制首乌、莲子以补益精血,养心安神;大便干结者,加大黄以通腑泻热,引热下行;口苦、舌苔黄腻者,加半夏、陈皮、生姜以燥湿化浊;瘀血征象明显者,加桃仁、红花以活血化瘀、通窍安神。

女贞子、旱莲草补益肝肾,柴胡、当归、白芍以疏肝柔肝,白术、茯苓、姜枣以健脾益气,香附、菟丝子以活血益肾,浮小麦、生龙骨、牡蛎以敛汗养阴。诸药合用可补益肝肾,健脾疏肝,减轻女性更年期出现的症状。临证喜用二至丸,对于病症见头晕、目眩耳鸣、潮热汗出,面部潮红,心烦易怒,咽干鼻燥、腰膝酸软、月经量多,辨证为肝肾阴虚者,运用二至丸加减能明显改善患者症状。全方合用,共奏滋补肝肾、平肝潜阳之功,用于治疗更年期综合征肝肾阴虚型,收到良好效果。

治以安神解郁疏肝补肾

按失眠对人体的危害是多方面的,据流行病学调查,30%的失眠人群中,有70%~80%人的睡眠障碍源于心理和情绪因素,这与当今社会竞争力大密切相关。临床观察发现,失眠会引起人的疲劳感、不安全感,使人无精打采,短期效应是反应迟钝、注意力不易集中,日久则会导致抑郁症、焦虑症及植物神经功能紊乱症等功能性疾病,严重者还会导致精神分裂症。因此,对待失眠,刘启廷教授多在服用中药治疗的同时给予生活起居指导,因中药治疗失眠疗效确切,作用持久,无毒副作用,且不成瘾,无药物依赖,患者愿意接受。另外,再配合每晚睡前温水浴足和手心按摩足心,可起到温经通络、交通心肾的辅助治疗作用。

更年期综合征隶属于中医绝经前后诸症,病因主要是更年期肾气渐衰,天癸枯竭,冲任衰退,精血不足,阴阳平衡失调,肾阴亏损,阳不潜藏,经脉失于濡养温煦,进而导致心肝功能紊乱所致。主要病机是肾阴亏虚,肾水匮乏致心火旺盛,肝失调达。肾阴不足,天癸将竭,阴虚内热,阴不维阳,虚阳上越,则潮热汗出;肾水不足,不能上济于心,心火独亢,热扰心神,心肾不交,则出现失眠健忘、月经紊乱、腰膝酸软、潮热多汗、心烦易怒等证,多属于肝肾阴虚所致,故治疗以滋养肝肾为主;中老年女性患者多伴有脾虚肝郁等症状,故辅以健脾舒肝。临床多以二至丸与逍遥丸合用,随证加减。二至丸滋阴补肾,逍遥丸疏肝健脾,若伴口干口苦、便秘等症者,加焦栀子15克,大黄3克,枳壳10克等;若伴失眠,心烦者加合欢皮15克,五味子5克,仙灵脾15克,菖蒲30克,远志6克,酸枣仁15克;若伴时汗出,情绪烦躁者加生龙牡各30克,香附15克;血虚明显者加当归10克,茯苓15克,白芍15克;气血明显者加黄芪30克,党参15克,白术15克。

治疗宁心解郁治其标,安神固肾治其本,以调整脏腑阴阳平衡。首选茯苓健脾化痰、宁心安神,九节菖蒲化痰开窍、安神醒脾,郁金行气化瘀,清心解郁,三药合用,以宁心安神、行气解郁;由于女子以阴血为本,阴血的充盈和畅达是维持生理需要的基本条件,更年期造成机体气血失和,多表现为“阴常不足、阳常有余”之体,阴虚则阳亢,阳亢又伤阴液,出现颧红潮热、自汗盗汗、五心烦热、失眠多思等阴虚内热现象,方中牡丹皮、炒栀子相须为用,丹皮入血分除骨蒸,栀子主气分除烦热,合用以清心除烦,泻火解郁;仙茅、淫羊藿为益精补肾、温肾壮阳之品,现代药理研究表明,该类药物具有类激素样作用,但无类激素样副作用,可以调节卵巢功能,促进雌激素分泌,通过调整患者激素-内分泌系统功能,改善机体内外环境,从而缓解或减轻更年期综合征的各种症状;合欢皮、五味子、女贞子养心安神,益阴敛汗,又可制约仙茅、仙灵脾燥热伤阴;莲子心清心除热,泻火坚肾,固精强神,正如《温病条辨》谓之:“由心走肾,能使心火下通于肾,又回环上升,能使肾水上潮于心”;甘草泻心火而和胃。诸药合用,共奏肝肾同调、阴阳互助之功效。

随着社会环境、工作竞争、生活起居及饮食习惯等的改变,失眠的发生率有逐年增高的趋势,而且以青中年脑力劳动者居多,患者主要表现为入睡困难,或睡眠浅而易醒、醒后不能再寐、早醒,甚者彻夜难眠,因睡眠质量差继而产生次日头晕、精神不振、反应迟钝、体倦乏力,甚则心烦懊恼,严重影响身心健康及工作、学习和生活。

更年期综合征是指妇女在绝经前后一段时间,由于卵巢功能减退,下丘脑-垂体-卵巢轴平衡失调而出现的以植物神经功能失调为主的症候群,主要表现为潮热汗出、烦躁易怒、失眠健忘、耳鸣心悸、腰膝酸软等与绝经有关的症状,

中医文献中没有更年期综合征这一病名,根据本病常见的一些症状表现,可归属于脏躁、百合病、郁证、经断前后诸症等范畴。汉代张仲景《金匮要略·妇人杂病脉证并治》中论述了脏躁的证治,文曰:“妇人脏躁,喜悲伤欲哭,像如神灵所作,数欠伸,甘麦大枣汤主之。”认为肾气虚衰、阴阳失调是本病发生的主要机理。首先,肾有“先天之本”之称。肾的主要生理功能是藏精,主生殖与生长发育,主水,主纳气,生髓、主骨,开窍于耳,其华在发。“肾精”是促进人体生长发育和生殖功能的物质基础,肾精盛衰,关系到生殖和生长发育的能力。人从幼年开始,肾的精气逐渐充盛,就有齿更发长等变化;发育到青春时期,肾的精气充盛,就会产生一种叫做“天癸”的物质,促进性机能逐渐成熟而产生生殖能力,待到更年期,肾的精气渐衰,天癸将尽,性机能和生殖能力也随之减退至消失,形体逐渐衰老。其次,女性更年期综合征的发病与肝郁亦密切相关。“女子以血为本,以肝为先天”,肝主疏泄,心理与情志状态赖肝气的调控,女性至更年期由于肾气渐衰,天癸将竭,水亏折木,肝郁程度加重,机体适应能力下降,致脏腑、气血、阴阳失衡而发病。刘启廷教授认为,更年期综合征的发生,以肾精亏虚、天癸衰竭、精血不足、冲任不通为根本原因,而水不涵木、肝郁火旺则是发病的常见诱因,脾虚痰湿阻滞常使病情加重或发展。

2013年5月7日二诊:治疗后睡眠略改善,睡眠时间亦略有延长,体倦乏力明显减轻,仍睡中易惊醒,夜间口干,偶见盗汗,大便干结。予上方大黄倍量,以增通腑泄浊、引热下行之功。取药10剂,服药方法及注意事项同前。

典型病案

典型病例

处方:茯苓30克,九节菖蒲30克,郁金15克,牡丹皮15克,炒栀子10克,合欢皮30克,酸枣仁30克,珍珠母30克,黄连10克,肉桂2克,莲子心10克,大黄5克,甘草10克。取药6剂,每日1剂,水煎2次混合,分两次早晚温服。嘱其尽量减少外出应酬,饮食清淡,按时作息,睡前温水浴足,再以手心对准脚心按摩10分钟,左按右,右按左,并适当增加运动,以促进血液循环,改善脏腑功能。

更年期综合征属中医绝经前后诸证范畴,依其临床表现侧重不同,归入“心悸”“失眠”“眩晕”“头痛”“脏躁”“浮肿”“崩漏”等范畴。目前西医尚无特效药物,常用的激素替代治疗,有潜在的致癌性,不能长期使用,且疗效欠佳。中医进行辨证施治,疗效稳定,副作用少,值得推广。

2012年4月22日三诊,自述失眠、头晕、耳鸣明显减轻,烘热汗出、畏寒、口干已消失,月经逾期12天,经期3天,量色如前,唯情绪不稳,遇事易懊恼,善太息。舌质红,苔薄白,脉沉细。效不更方,予上方继服10剂,同时加强心理调节,并嘱家人多给予关照。患者先后服药30剂,自觉症状基本消失,后随访3个月,告知恢复如常人。刘启廷认为,更年期综合征的发生,以肾精亏虚、天癸衰竭、精血不足、冲任不通为根本原因,而水不涵木、肝郁火旺则是发病的常见诱因,脾虚痰湿阻滞常使病情加重或发展。

功用:解郁清心,安神定志。

李某,女,52岁。诉因腰部酸痛、潮热、心烦半年加重1周就诊。半年前开始出现腰酸,乏力,心烦易怒,潮热时而周身汗出,一年前开始月经无规律,经量时多时少,周期紊乱,伴纳少,大便不成形,舌淡红,苔薄黄,脉沉弦无力。西医诊断为更年期综合征。中医辨证为肝肾阴虚证,予以二至丸合用逍遥散加减。处方:女贞子15克,旱莲草15克,丹皮10克,焦栀子6克,柴胡10克,炒白术15克,茯苓10克,当归15克,白芍15克,香附10克,菟丝子15克,生龙牡各30克,浮小麦15克,生姜3片,大枣6枚。7剂,水煎450毫升,日一剂,早中晚分服。复诊诉腰酸,汗出潮热减轻,仍有疲乏,肢沉,大便不成形,予以原发加山药15克,继续服7剂,诸症明显好转。
继续服28剂,诸症消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