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些当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女留学出生之日本东京上门卖爽的原形

图片 1

文/观野

近日,又一家华人风俗店被东京警视厅保安科取缔了,理由是非法雇佣那些持有短期日本签证的女孩子来从事风俗活动。

《“卖淫、炫富、滥交”的中国留学生,真如此不堪?》一周前,“环球风云”的这篇文章自诩这两年,“留学生”几乎是网络上最戳看客G点的关键词之一了,昨天又出了这么一条新闻——《华裔男子雇多名中国女留学生东京卖淫,专接待外国客》
跟日本、卖淫沾上边,这事情立刻变得耸动多了。评论区的论调不难想象:好嘛,堂堂的姑娘怎么不学好?你爹妈花钱送你去留学就是为了学这个?

even as we each embrace our own beautiful,
unique.—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拥抱自己独一无二的美丽、特别。

图片 2

同日,倍可亲频道亦刊发了源自“环球时报”的《日媒:多名中国女留学生受雇东京卖淫
专接外国客》的报道。文章说,日本东京一家色情店中国老板孙伟伟因被指控违法雇佣禁止涉足色情店内服务的人员而被拘捕,该案新进展爆料,孙伟伟店内违法雇佣上百名卖淫者,其中多人是来自中国的女留学生。日本法律禁止上述人员进入色情领域打工服务。云云。

我很喜欢这句话,它是我三年前听鲍勃·迪伦《You belong to
me》的那个下午想到的句子。词藻并不华丽却给人以自信的阳光。但仅仅过了一年,我却更喜欢上了另一个版本对他的翻译:

日本东京警视厅保安课近以涉嫌违反《出入境管理及难民认定法》(助长非法就业)为由逮捕了在东京都涩谷区经营派遣型色情服务店“Arcadia”的中国籍嫌疑人孙伟伟(38岁),原因是其雇用不可在色情场所工作的中国籍留学生。

上百中国女留学生在东京卖淫,而且,据上述两文透露,在2008年1月至今年2月被取締营业至今,9年下来累计创营业额高达5亿日元(约合450万美元、或人民币3130万元)以上。这条消息的标题太大了。

我们是非洲裔美国人,这是我们特定的,我们应该具有面对不公正或不公平的斗争意识。这意味着我们不能像梦游一样去生活。我们不能对历史一无所知。

图片 3

“环球风云”的文章报道说,犯罪嫌疑人孙伟伟以留学身份来日,非法雇佣约100名会说中文和英语的女孩从事色情服务。确实有一个21岁的中国女学生因卖淫被捕,但这和直接断定“上百名卖淫者多为女留学生”,差得还是有点多吧。不难想象,新闻下面上千条的口水战,也重演了这些年国内网民和留学生这两个被割裂开的群体的针锋相对…

图片 4

自打日本取得了东京奥运会的主办权后,日本政府也开始了一系列遮羞行为,这点上让我想起了北京奥运会,毕竟,咱们东亚人都好面子,不愿意把不好的一面展现给世界,而日本呢?最出名的,就是风俗业了。

图片 5

这段话来源于非裔美国总统奥巴马,在霍华德大学(该大学成立于1867年,是全美著名的一所黑人大学)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时,对那句话的阐述。奥巴马将“独一无二的美丽”这句话引用到了美国的种族歧视的问题上,并鼓励黑人朋友们勇敢做自己,面对不公平的侵犯时勇于斗争,保护自己的权益。我之所以要引用这段话正是因为近期所发生这起带有歧视意味的报导,让我非常生气!

图片 6

“环球时报”的文章则详书日本东京警视厅保安课近以涉嫌违反《出入境管理及难民认定法》为由逮捕了在东京都涩谷区经营派遣型色情服务店“Arcadia”的中国籍嫌疑人孙伟伟,原因是其雇用不可在色情场所工作的中国籍留学生。警方称,孙伟伟经营的这一家卖淫女性派遣店主要将短期来日的中国人女性派往情人旅馆或高级酒店,提供给外国游客嫖宿。其通常的做法是,孙伟伟将持有旅游签证或其他短期来日签证的中国卖淫女从机场接到东京都新宿区和丰岛区的临时住处,然后向嫖客兜售这些卖淫女,获取利益。

不久前,一则关于在日中国籍老板因非法雇佣留学生被捕的新闻在网络上引发热议。文章称,中国籍嫌疑人孙伟伟非法雇佣中国籍留学生从事色情服务业,九年间营收达到5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100万)。东京警视厅3月23日逮捕了在东京都涩谷区经营风俗店(即色情服务店)“Arcadia”的中国籍嫌疑人孙伟伟,理由是他涉嫌去年10月至今年2月雇佣一名男性中国籍留学生(28岁)担任司机,违反了日本《出入境管理及难民认定法》。

其实在日本生活这些年,很多朋友家人也和我聊起过这些事,在日本,本国人做这一行没什么,很正常,毕竟国家是开放允许的,合法。但是随着国际交流加深,很多中国大陆,台湾,韩国的女性来到日本,冒着被遣返的风险做这一行。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上百名卖淫者多为中国女留学生或中国女性,事实真相倒底是什么,人们难免疑云重重。

依据这一法律,警方还逮捕了在该店做按摩小姐的中国籍留学生王某(21岁),和负责前台接待的中国籍男子。王某交代,给这家店打工是为了赚学费。这家店注册员工约有100人,其中多是拿短期滞留签证的女子,并无工作签证。

其实这个行业,说起来一般性还是很复杂的,毕竟外国人想开店,需要客服的困难是很多的,营业执照就是最大的问题,很多国人也是没办法,只好和黑社会搞好关系,交钱,息事宁人,否则以后举报就够喝一壶的了。

其实,诚如“环球风云”的文章所承认的,对这篇报道,“今年的辟谣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马上有人指出这条新闻有翻译错误、混淆视听的嫌疑”。

从共同社的报道中不难看出,孙伟伟被逮捕的直接原因是雇佣中国男性留学生担任司机,随后调查时顺藤摸瓜,才发现孙伟伟非法雇佣的持短期滞留签证的女子从事色情服务。

不只是大陆,台湾,韩国的很多女生也在做,不同于大陆的,台湾,韩国的有些姑娘还是靠流利的日语去忽悠外国旅客,冒充日本人,当然,我们大陆的也有这种事情。总体而言,价格是日本的一般,便宜,而且提供日本店不提供的荤的服务(你懂得)。

上述报道所根据的消息源勿论说是东京警视厅保安课,还是日本NNN电视台,其最初的爆料者还是“日刊Gendai(即Nikkan
现代)”月刊。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目前可以明确得知王某是中国籍女留学生。但关于风俗店其他女员工的身份,人们不得而知。

在这里,小编只是把自己了解的告诉大家,这一行也是深似海,大家都是冒着风险,然后不敢得罪人。对于这些,小编其实心情是很复杂的,怎么说呢,道义上来说,女孩子做这个总归不好,但是在岛国,这个行业是可以做的,所以也就是学会了淡定。可是究其原因,为什么都想去做这一行,很简单,来钱快,满足自己的消费欲望。

因为所涉之事并非光彩事,下面仅简述“日刊Gendai”爆料的大致要点。

然而,不少日本媒体捕风捉影子把“中国留学生在东京从事色情行业被捕”作为新闻标题来丑化中国留学生博眼球,不少网民也出来指责、甚至谩骂。“卖淫”“援交”“堕落”等负面词汇统统指向在日中国留学生群体。在“逮捕一名中国女留学生”这个点上大做文章,将攻击目标扩大至整个留学生群体,用各种低俗词汇谩骂中国留学生群体,甚至给留学生们扣上“辱国”的帽子。

不仅如此,我们当下对于性的不开放,也促使了很多男男女女去海外做这个,消费,其实说到底,性,不是洪水猛兽,正确的看待性,是我们这个公众号的内涵。

“日刊Gendai”爆料的第一个材料是,被逮捕的涩谷delivery
health型色情风俗店”阿卡狄亚”嫌疑人共四人,其中,中国籍的有2人,经营者、38岁的原留学生孙伟伟,另外就是担任该风俗店店长的21岁的、目前就读于东京一私立大学的女性留学生。

这种以偏概全的做法既伤害了留学生,也伤害了他们的家人。日本共同社,作为新闻媒体,这样的报道,实在有失客观和公允,更是令人无法接受的。

图片 1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