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冯唐《不贰》读书笔记

读大陆男作家的文字,如冯唐和李承鹏,依稀总闻到一股青春期沾满男性荷尔蒙的被窝的味道。阳刚粗犷的文字,乍读起来酣畅淋漓,大呼过瘾。读着读着,就开始有点感觉好像在公共澡堂里,大家互相肉帛相见,貌似面不改色心不跳,隐隐约约却感到不适与尴尬。最后草草冲洗完毕,换好衣服走人。

代序:三点说明

最近看完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又开始看《春风十里不如你》。

读港台男作家的文字,如董桥,却犹如置身于旧时英国乡间大宅,仿佛踩着饭厅厚厚的土耳其地毯,地板吱吱作响;桃木餐具柜子里亮着明晃的银器,隐隐有一股丝绒锦绣的陈年尘味。读董桥,感觉自己要么是西装革履叼着烟斗翻着《泰晤士报》,要么是长衫马褂捧着茶盅坐在酸枝椅上品玩嵌螺钿百宝的明清提盒印匣。

第一,小说纯虚构。时间、地点、人物、器物、起因、经过、结果如有类同,纯属巧合。
第二,写作纯真实。在一时一刻一处,一切如梦如幻如泡如影如露如电如你如我。手指敲击键盘,想起记忆中闪烁的事儿,雪片儿大过眼神儿,文字和山鬼就落满了窗外的南山。这个真实大过键盘和手指,大过你我,它不容置疑。

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 1

大陆男作家好像都善于或者乐于男女之间细节的描写,而且写得毫不遮掩旁若无人直抒心曲。大量身体敏感器官的词汇,近乎医学教科书般的生理反应与动作描写充盈着字里行间,让男读者读得唇焦舌燥,女读者脸红耳赤:

第三,内有异兽,摄人魂魄,量小就别看了。不负责通过满足一般审美习惯让人身心愉悦,不负责歌颂现有正见维系道德基础,不负责遵从主流把人往高处带。杀父杀母,佛祖前忏悔。杀佛杀祖,什么地方忏悔?

如果说,对于《我的前半生》,我是喜欢亦舒的小说远甚于电视剧,那么,对于《春风十里不如你》,我喜欢一脸青春和干净的张一山和周冬雨,远甚于冯唐的原著小说《北京北京》。

“早上太阳底下,她们的的确良或是乔其纱的小褂半透明地摇摆,很容易知道有没有戴奶罩,甚至看到背后是用纽扣还是搭钩固定的。现在想起,这种半透明的摇摆比抽屉里的成人陆逊淫荡百倍。”(冯唐:《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

代跋:我为什么写黄书

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 2

“我的下身不停我解释,打个响指,上指青天,像是野狗听见动静,迅速地把两只耳朵竖起来。我屏息凝神,口念“唵嘛呢叭咪嚒,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十四字真言。我想不明白,我好好学习了,早上起来,为什么我的下体还是天天向上?”(冯唐:《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

刘勰评价作为最好中文之一的《乐府》, “志不出于淫荡,辞不离于哀思”。

有人评论说张一山和周冬雨的演技用力过猛。我不这么认为。首先,张一山和周冬雨干净纯粹的脸就是对青春的最好注解。他们的各种微表情更是甩一众小花、小鲜肉们十条街。其次,青春本来就是肆意张扬的啊,有一腔热血和一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孤勇。你说小红的死缠烂打太过了?但那才是青春本来的样子啊。“爱情是不能勉强的?不,我偏要勉强。”——这才是青春。瞻前顾后,权衡利弊的不是少年人,而是进入了初老期(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ㄒoㄒ)/~~)。

“不二有很好的听力,他听见弘忍右脚大脚趾敲打靴底,左侧大腿缝匠肌强直,整个阴囊上毛孔肃立,阴毛金刚样炸开,阳具佛塔样强直,马眼处溢出小量液体,仿佛竹竿上的露水缓慢生成,逐渐汇集到竹叶的末端。不二还有很好的嗅觉,他闻见玄机青细的点点滴滴的发根茁壮生长,乳房随着呼吸起伏摩擦丝质僧衣,小腹收紧后浮起浅薄的汗水,阴毛菩提样摇曳,阴户莲花样开阖,阴唇湿润,仿佛荷叶背面的绒毛附着的一层淡淡的水气。”

总结我写黄书的动机如下:
第一,自《肉蒲团》之后,过去二百年中,没有出现过好的汉语黄书。即使是李渔的《肉蒲团》,也是唠唠叨叨,认识水平低下。
总共二十章,论证自己是佛教启蒙读物而不是黄书就用了前三章,论证使用女人伤身体又用了三章,论证因果报应又用了三章。
第二,写黄书不易。写得不脏,和吃饭、喝水、晒太阳、睡午觉一样简单美好,更难。手上正在写的这个《不二》是按这个要求做的一个尝试。
第三,小时候壮烈装屄成长时,常看文艺片,惊诧于人类头脑的变态程度,也常看毛片,听说自摸严重危害健康而惶恐终日。总想,为什么暴风雨不能来得更猛烈些呢?为什么美好的文艺片和美好的毛片不能掺在一起?这样,会不会给人们一个关于美好生活的全貌?具体操作时,才发现,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灵肉过渡的别扭程度,远远大于清醒和入睡,稍稍小于生与死。

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 3

“我只知道当我奋力搂住她时有种破碎的宿命感,万念俱灰的快乐。

第四,眼看快四十岁了,现在不写,再过几年,心贼僵死,喝粥漏米,见姑娘只想摸摸小手,人世间就再也不会有这样的十万字了。现代医学看得仔细,男人也有绝经期,“老骥明知桑榆晚,不用扬鞭自奋蹄”

周冬雨的表现自不必说,充满灵气。虽然剧中的小红死缠烂打,但她的精灵古怪,对爱情的一腔孤勇,都让人讨厌不起来。而看到十来集的时候越来越喜欢“刘星”了~~他自带北京男孩那种坏坏的痞气,枕头下放着一本马尔克斯的小说《霍乱时期的爱情》。把青涩又文艺、还很矫情的十七八岁男生演绎得活灵活现。

卓敏一开始阻止我的进入,拼命抓扯着我,用经舞蹈训练而非常有力的双腿阻挡我,情急之下甚至用藏语大声骂我。她的力量打得惊人,但某一刻她突然放弃,也许是看见我凶狠的眼神选择放弃。她就像一头优雅的藏羚羊,没日没夜地逃避野兽追杀,一旦被叼住脖子就放弃抵抗,温柔无助地接受屠杀。

第五,我们下一代这么美好,如果都靠看非我族类的日本 AV
和非我教义的基督教派的《查泰莱夫人的情人》和《巴黎屋顶下》启蒙,作为中文作家,我内疚。
第六,希望在过程中自我治疗好过早到来的中年危机和抑郁症。

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 4

渐渐,她下意识随着我的节奏而耸动,她的身体像一根柔韧的青藤,肌肤散发着酥油茶的清香,而且,中央处如同一块散发青草气息的淤泥把我往下吸拽,我身陷其中,温暖得无法自拔。

在成长之外,我决定写我最着迷的事物。通过历史上的怪力乱神折射时间和空间范围内的谬误和真理。先写《子不语》三部。第一部,《不二》,着重于“乱和神”,色情和宗教,背景是初唐。第二部,《天下卵》,着重于“力”,凶杀和色情,背景是辽金元。第三部,《安阳》,着重于“怪”,医学、巫术和古器物制作,科学的诞生,背景是夏商。

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 5

她的声音像婴儿的哭啼从遥远的地方飘渺传来,有某种伤心,甚至某种神秘。。。。。。我像驾着一辆失去制动力的车被甩向漫无边际的天空,脑海里突然划过一抹碧玺晶莹剔透的光芒,刺痛着我的整个脊梁,我大叫:“我死了!”

  1. 不挂

《春风十里不如你》这个名字源于冯唐的那句“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但其实这也不是冯唐的首创。杜牧就曾写道:“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然后无声无息。

不二听见弘忍右脚大脚趾敲打靴底,左侧大腿缝匠肌强直,整个阴囊上的毛孔收紧,阴毛金刚样炸开,阳具佛塔样强直,马眼处溢出少量液体,粘着在僧衣内侧,拉出细细的游丝,仿佛竹枝上的水汽缓慢凝聚成露珠,慢慢滚到竹叶的末端,在末端徘徊,滴下,又不滴下。

春风十里不如你。其实这确实是一个极浅显的句子,但却似乎有一种魔力。普及到大街小巷,普及到朋友圈里随便一个自拍照旁边就配着这个句子。

终于,她像一个柔弱的婴儿在我怀里睡着了,我轻轻抚摸着她光滑的后背,不知为什么,嘴里有种倦怠的忧伤。”(李承鹏:《你是我的敌人》)

  1. 风寒

这种浅显却似乎深情的句子有很多。譬如:我还是很喜欢你。像风走了八千里。不问归期。又譬如: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又如: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还譬如:愿你出走半生,归来还是少年。还譬如:愿你既有高跟鞋也有跑鞋,喝茶也喝酒;愿你有勇敢的朋友,也有牛逼的对手;愿你对过往的一切情深意重,但从不回头;愿你对想要的未来抵死执着,但当下却无急迫神色;愿你特别美,特别敢,特别温柔,特别狠……

旧派文人道貌岸然的衣冠之下也有一颗禽兽之心。但亵玩的文字绝不会像冯唐李承鹏们那么纤毫毕露:

不二问:“为什么每个人的入处都不一样,还能一样成佛?”
弘忍答:“因为世界是棵倒着长的树,下面是多个分岔的入口,上面是同一个根,这个根上坐着的,就是佛。”

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 6

“大仲马不介意妻子跟朋友私通,还喜欢把情人让给小仲马消受,小仲马忍不住说,“我真腻烦了,老爷子你怎么老把你的老相好让给我睡,新靴子也要我先穿松了你才穿!”大仲马听了说,“那是你的造化,证明你的器官够粗你的脚够细。”

佛是道路,法是规定,僧是团队。有了这三宝,一个团队按着一定的规定走在道路上,就是一股幸福而强大的力量。”

对于这个“春”字,冯唐原著里可能更多的是“发春”的“春”O(∩_∩)O。电视剧版里被两个极富少年感的演员演绎成了“青春”的“春”,朝气蓬勃,散发着春天里野蛮生长的草木的味道,也算是赏心悦目了~

“消受”二字,便胜却冯唐的“肿胀”无数!

你先学吃饭的时候吃饭,睡觉的时候睡觉,自摸的时候自摸,自摸到时候了,射。等你这等神通学会了,再学用手指射,中指射最容易,然后是拇指,修炼到最后,十指随意而射,非常神气。这之后,你再修射而非射,就是说你射在你自己身体里面,化精为血、化精为气,你能长寿。而你看到的我这种,妇女不在眼前,手不摸,还是能射,是太高深的修为。”

冯唐的小说我看过“北京三部曲”。说实话并不算很喜欢。里面总感觉汁液淋漓,充满了各种味道——北京味儿、酒精味儿、荷尔蒙味儿、医院的福尔马林味儿……或许在作为医学生的冯唐的回忆里,这一切正是他的青春的味道。但在我们女孩子看来,这纯粹是由男性荷尔蒙驱动的文字,终究算不得高级。看惯了柳永、杜牧、李商隐,习惯了含蓄婉约,对这样的直白和横冲直撞毕竟难以产生共鸣。

“我听叶先生说丁宁原来跟蛮牛偷偷好过,说是姐姐心疼弟弟浑身精肉没个消停处,照应他照应到下乡种地娶老婆还挂肚牵肠。真实老年月的老情事,顺手拈得出张恨水笔下一榻风月。”(董桥《那些名字那些人》)

  1. 咸宜

他的小说里常用到“肿胀”这个词。估计既是生理上的,也是心理上的。

“消停”与“照应”这两个词组,用的是如此波澜不惊,却韵味深远,惹人遐思无穷。比起冯唐《不二》,《天下卵》里比比皆是触目惊心的“阳具”和“射精”,高出不只一个段位!

和猫和骡子和其他事物一样,人一旦成了杂种,情况就复杂起来了。

作为他本人来说,是心里有一种东西,奔腾而澎湃,非写不可,不吐不快吧。冯唐说,“我永远不希望有一天我心安理得,觉得一切都平稳了,我情愿它永不沉默,它给我带来什么苦难都成,我希望它永远‘滋滋’地响,翻腾不休,就象火炭上的一滴糖。”

而冯唐居然还曾经写文讽刺过董桥,看不起人家的旧派文人气!

建城时用汉人的皮儿包了胡人的馅儿。
皮儿是按《周礼》擀的,棋盘一样用道路划出一百零八个坊,每个坊又被十字街和另外四条街道分割成十六个地块,十字街的四个端口,分别是坊的东、西、南、北四门。这一百零八的坊数是《周礼》规定的。头是太极宫,皇帝住着,心脏是皇城,百官衙门呆着,左奶是太庙,祭祖先,右奶是太社,祭政权,双手是金光门和春明门之间金光大道,双腿是朱雀门和明德门之间的朱雀大道。在双腿根部,阴茎和阴囊的位置,是朱雀门。这些安排也是《周礼》规定的。宇文恺仔细阅读《周礼》,没有发现《周礼》明确规定城市阳具的颜色,想起小时候穿的鲜红的肚兜,和肚兜下的鸡鸡,于是挑了红色。勃起时,小鸟飞翔,由黑黄的肉色变成蓬勃的生命的红色,朱雀。不算北边的禁城,东西南边一共有九个门:通化门、春明门、延兴门、启夏门、明德门、安化门、延平门、金光门、开远门,仿佛人的七窍加上肛门和尿道开口,明德门就在朱雀大道的尽头,仿佛尿道开口处的马眼。这些安排也是《周礼》规定的。

他的文字赤裸、鲜活,相信很多是他的真实经历——他自己本人和男主角秋水都曾是协和本硕博八年制的博士,妇科男医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