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处女的破处布署 (摘译自《性,谎言与曲奇饼》,作者: Lisa 格Russ博格)

最后终于进去了。当他在我身上奋力抽送时,我却仰面注视着Roger
Daltry的画像。

说完Steve又慌忙地松开了tony的手,tony看着steve的动作觉得有趣,忍不住笑了一下:请跟我来,Rogers先生。

安铁一听这个小丫头要叫自己爸爸,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心里琢磨,操!我他妈才25,怎么成九岁孩子的爸爸了,这要是算起来16岁就生孩子了,那也太他妈强悍了。想到这里,安铁哭笑不得地看着瞳瞳说:“我说你怎么回事,登鼻子上脸啊,我有那么老吗?”
瞳瞳一看安铁好像不太高兴,低着头小声说:“我是觉得你对我这么好,就像我爸爸一样,又没说你老。”
安铁说:“那也不行!别跟我拉关系,你在这里住几天还是要走的,叫什么爸爸呀!快点睡觉去,别在这里跟我啰唆!”说完,安铁连推带拽地把瞳瞳拉到书房里。
瞳瞳被安铁按坐在小床上后,用无辜的大眼睛委屈地看着安铁,说:“一点也不像个好爸爸,就知道凶人!”
安铁一听,火大地说:“赶紧睡觉,再啰里吧唆的还把你送派出所去!”
瞳瞳听完,把眼帘垂下来,又把手指放到嘴里,开始啃自己的指甲,安铁注意到瞳瞳一紧张或者琢磨事情的时候就啃手指,食指的指甲都被她啃得残缺不全了,红通通的,像要流血了似的。
这次,安铁终于忍不住了,拍了一下瞳瞳的小手说:“别啃手指,都这么大孩子了,怎么落下这么个毛病,再啃把手都搞出血了,你不疼啊!”
瞳瞳用眼尾扫了一眼安铁,嘟囔说:“还说我啰唆,你比我还啰唆。”
安铁被瞳瞳气得又满地转悠,过了一会,走到门口说:“睡觉睡觉!再耍你那小脾气别以为我不敢打你。”
瞳瞳猛地抬起头,怀疑地看着安铁说:“我不信!”
安铁一边拉门一边说:“那你就等着,看你哪天把我气急了,我好好揍你一顿!”
瞳瞳撅着嘴,对安铁做个鬼脸,说:“坏爸爸!我睡觉了。”
安铁一听,无奈地看了一眼这个难缠的小丫头,逃也似的走了出去。
安铁从书房里走出来,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九点了,刚想拎着包出去上班,走到门口才发现自己早晨随便套了一条裤子就出来了,裤子上皱巴巴的,便回到卧室,打算换一条裤子再去上班。
安铁找裤子的时候,又开始头疼了,现在安铁在自己的房间里都找不到自己的东西,那个小丫头把他的衣服和裤子折腾个底朝上,让安铁找条裤衩都困难。
安铁在衣柜里翻了半天,才找到那条自己一向认为穿上去很帅气的裤子,只见那条裤子被瞳瞳整齐地叠在衣柜的最底层,看上去像是洗完又熨过一遍。安铁的家里虽然有熨衣服的家伙,可安铁一向邋遢惯了,根本就没有熨烫衣服的习惯,估计那个熨斗早已经落上了一层老灰。想到这里安铁不禁佩服这个小丫头的渗透能力实在很强,现在安铁都不记得那个熨斗被自己放哪了,她居然能找得到,真服她了。
安铁把那条裤子从衣柜里拽出来,抖开一看,这条深黑色牛仔裤被那个小丫头熨烫得很平整,像新的一样,安铁摇头笑了笑,把裤子换上就出门上班去了。
安铁到了楼下,把那辆破自行车打开,心情还算不错地蹬着自行车往报社走,一路上,安铁发现许多路人在看自己,有时看完自己还对身边的同伴议论一下,痴痴地笑着。
安铁得意洋洋地想,操!我不至于这么帅吧,男女老幼照单全收了?还是他们在笑话我,笑我的自行车很破吗?妈的,谁让爷底子太薄呢,等过两年,咱也整个小车开开,让你们笑话我,到时我等下雨天甩你们一脸稀泥,看你们他妈还乐不乐,嘿嘿。
安铁被人行了一路的注目礼,但也没太在意,都用鲁先生笔下的阿Q精神给搪了过去,也没细琢磨自己今天到底哪不对劲。等安铁到了报社,发现还是有许多人在看自己,看完笑得更过份,安铁拐进卫生间,仔细打量了一下今天的穿着,看来看去,脸眼角都揉了好几遍,也没发现哪里不对劲。
安铁郁闷地走进办公室,发现办公室里就陈红和一个编辑在,那个编辑正专注地对着电脑整理文件,陈红则百无聊赖地在那看杂志,安铁一走过陈红的办公桌,刚想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来,就听陈红的大嗓门说道:“呦!安公子,今天怎么着?穿得这么酷啊!哈哈”说完,陈红笑得前仰后合,整个办公室都是她那老母鸡下蛋似的笑声。
安铁终于忍不住了,大声说:“操!我今天撞什么邪了?我也没发现我哪里不对啊,都笑我干什么?”
陈红一边笑一边往办公室里环视了一圈,走到安铁耳边说:“安公子,红内裤哦!哈哈”
安铁脸腾地红了起来,没错,今天安铁穿地就是红内裤,本来安铁特烦穿红色的裤衩,这一条还是去年白飞飞送的,当时,白飞飞像个老妈子似的说:“哎呀!看你这么孤苦伶仃,赏你条红内裤穿穿吧,省得本命年倒大霉。”
安铁对白飞飞说:“操!我才不信我能倒霉呢,怎么着,想让我礼尚往来等你本命年的时候送你个乳罩什么的是吧?”
白飞飞暧昧地看了安铁一眼,啐道:“送就送,你要送我就敢当你面穿,谁怕谁啊?”
白飞飞的话一说出口,安铁反倒没话说了,张了张嘴,只有把红裤衩收起来的份。
收是收下了,可安铁一次也没穿过,等本命年一过,安铁更觉得没必要穿了,塞在衣柜的角落里。要不是今天安铁发现所有的内裤都被瞳瞳洗过了,而且还没晾干,他是打死也不会穿这条内裤的。
想到这里,安铁看了看还在憋着笑看自己身后的陈红说:“你倒说呀,我今天哪不对啊,我可是被人笑话一路了,还有,我这穿得这么严实,你怎么看到我内裤是什么色啊?胡猜的吧?”
陈红笑道:“还用猜吗,难道不是你故意露给大家看的呀?哈哈,太好玩了!”
安铁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裤子,纳闷地看着陈红问:“你别笑了,快说,你要急死我呀你?”
陈红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指了一下安铁的屁股说:“你扭头看看,你这条裤子是不是很前卫,哈哈。”
陈红一说完,安铁就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裤子,发现自己裤子的屁股位置有一个大洞,还是个三角形的,洞的周围焦糊焦糊的,红色的内裤正好在三角形的洞口暴露出来,特别明显。
安铁看完后,一抬头,发现陈红还在笑嘻嘻地盯着自己的屁股看,而且刚才那个正在忙活的编辑也探过头来,安铁赶紧往椅子上一坐,对陈红说:“看什么看?大姑娘家家的也不害臊!”
陈红白了一眼安铁说:“切,不是你自己露出来给人家看的嘛。对了,这到底是哪个女人给你整得,这也太不像话了,摆明了想让你春光外泄嘛!哈哈。”
安铁听陈红这么一说,一下子想起家里那个小丫头来,火气腾地涌上脑袋,没好气地说:“行啦行啦,快干你事去吧,什么闲事都管啊你。”
陈红撅着嘴,瞪了一眼安铁说:“人家好心告诉你了,连句谢谢也没有,什么人呐,切!”
安铁坐在自己的办公桌旁,越想越生气,再一次琢磨着把小丫头送走的问题,这时,陈红那个小八婆正在与那个编辑聊着什么,两个人一边聊一边看向安铁这边,偷偷地在那乐。安铁把外套一脱,系在自己的腰上,站起身就想离开报社,这时,只听陈红在安铁背后说:“你看看你这样还不如露出内裤呐,现在是什么天气,你居然穿着短袖就出门,哈哈,安公子,这回你这个人可丢大了。”
安铁回头白了一眼陈红,硬着头皮走出了办公室。
安铁穿着短袖,却把外套系在腰上的搞笑样子,在报社的走廊了还是引得许多人侧目,安铁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驾驶,匆匆下了楼。
一到楼下,安铁立刻打了一个寒战,缩着脖子走到自行车旁,心想,回到家一定得好好教训那个小丫头一顿,或者干脆把她送到派出所就再也不管了。安铁骑上自行车,四月的小凉风嗖嗖地吹着安铁裸露在外的皮肤,把安铁的鼻涕都快冻出来了。
安铁到了家,一进客厅,没看见瞳瞳,心里估计那个小丫头还在睡觉,就直接奔书房走去,安铁把书房门推开,气呼呼地走到小床旁边,看见瞳瞳睡得正香,婴儿一样缩在小床的一侧,长长的睫毛,脸蛋红扑扑的,像个美丽的洋娃娃似的。
安铁呆呆地站在床边看了一会,心里的怒气已经消了大半,这时,瞳瞳翻了个身,被子从瞳瞳的身上滑了下来,安铁注意到小丫头的胳膊和小腿很瘦弱,在胳膊的外侧还有一些淡淡的淤青,这些淤青虽然很淡了,可在她细嫩白皙的皮肤上还是觉得很突兀。
安铁轻声叹了口气,琢磨着这些淤青的来历,估计这个女孩肯定是从家里跑出来的,而促使这个女孩离家的原因很可能与这些淤青有关,到底是谁这么狠心打她呢。
安铁站在原地琢磨了一会,发现小丫头瑟缩了一下身子,好像很冷的样子,安铁赶紧把被子给瞳瞳盖好,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
安铁躺在秦枫的床上仔细地回忆着,心想,瞳瞳估计现在也像小时候那样熟睡着吧?
正在安铁沉浸在回忆中迷迷糊糊的时候,听见外面好像有人进来,安铁刚要下床出去看看是不是秦枫回来了,卧室的门就被人推开了,随后,房间的灯光一亮。

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我看看白色墙壁和油毡地板,心想他是在说客套话。我说,“哪天我成了大牌DJ,我会换上粗毛地毯。”

在Steve即将进去的时候,tony才说:那要看你有多棒了,Rogers先生,不让我满意可不行。

我在他身边坐下来,靠进去索吻,一分钟都没有浪费。三下五除二,他的T恤和套在上面的短袖衫(我都说过他是做电台的,对吧?)就脱掉了,紧跟着的是我的牛仔裤和农妇罩衫。

Steve听到对面的人的应答才反应过来,心里想自己应该拒绝马上离开这里但嘴上还是不自觉的说道:好的,麻烦你了。

“不错。”他说。他的会话技巧到此基本展示殆尽,开始沉默起来。

“好吧,那请坐着等着吧。“tony挑了挑眉,打了个电话让侍者送套衣服来,Steve刻意坐在离tony很远的另一边,以防自己离开的决心动摇。然后房间一片沉默,仔细听,只能听到两段不停加快的心跳。

4.避开巴瑞

说到这里,Steve慢慢走到了坐在观众席第一排的tony面前,单膝而跪,从那价值不菲的西装口袋里掏出那个理所当然出现的小盒子,打开它,里面是一个看起来虽不是天价却在tony眼里,比任何钻戒都好看的戒指。Steve用他那好听的声音:tony,我完美的恋人,will
you marry me?

几分钟后,终于云消雾散。当时我和全世界处于同样处境的的女人一样,暗自寻思:就这么完事了?值得这么大张旗鼓么?

“Rogers先生,你可以先去卫生间清洗一下身体,我去通知他们拿件衣服来。”tony进入房间后指了指卫生间。

5.多买些速食杯汤

“oh,得了吧,你没必要骗我,这里的真正的客人中常客我都认识,就算是新的客人也不会在第一次来只穿了一套……我认不出牌子的便宜西装,我愿意出10万,怎么样?很划算的。“这个女人打断了他。

其次是在什么地方破。我那一间宿舍斗室是最保险的,因为我希望在我自己的地盘上给自己破处。

Steve在tony进来后就看着tony一动不动,手里还拿着准备换上的衣服,听着这句话后,更似石化了,tony走向马桶说:对不起,老兄,我实在憋不住了,你别介意。

2.避开巴瑞

“就因为这个,你就直接走了,害得我去找你。不过最后还不是相当于潜规则了,不是吗?“tony放下文件一边说一边爬起来翻身跨坐在Steve身上,双手不安分的一只试图从Steve后背将Steve
的T恤拉起,一只手伸进Steve 的裤子里。

我相信当时他张开的嘴巴一时合不拢,不过他并不是给了鼻子就上脸的那种人,就循规蹈矩跟着我回到我那八尺见方的小房间去。一场诚意拳拳的诱惑就此开始。

Steve走上台,接过前辈递给他的奖杯,再走到话筒前,笑着发表获奖感言:其实我自己有准备过一篇获奖感言,但被我最爱的人嫌弃,然后他帮我写了一份完美的,他说作为他的男人,必须完美。而我觉得最完美的事莫过于这个完美的人永远和我在一起。所以我决定若是得了奖,就不会有什么完美的获奖感言,只会给给他一个完美的,让全世界都羡慕的求婚。

“谢谢。”我一边说,一边优雅地把堆满在紫色床单上的垃圾扫到一边去,“请坐下。”

华灯初上,多少名流在这里享受这芬芳的时光,纸醉金迷,觥筹交错,表面上的美好,藏在底处的罪恶。Steve想离开了,从他第一步踏进这个宴会时,他就发现他不属于这里,这里也不会接纳他。那美酒佳肴,他却觉得味同嚼蜡,那与夜色相得映彰的彩灯,他却觉得低俗丑陋,那些或有钱或好看的男人女人们和那些有目的的可人儿们黏在一起时,他觉得恶心异常。而当第五个貌似是富家小姐的女人摸了他的屁股后,他终于受不了了,他决定他要离开这个地方。

我们得回过头来说说处女贞操这件事了。

Steve不满地说:叫我Steve。

我自己都得承认:该是破处的时候啦。光阴似箭,我不能到了二十岁了还是一名处女吧?
于是我开始按部就班地筹划如何给自己破处。

好吧,Steve承认,这个地方真的有美人来撩人,而那个美人啥都还没做,就已经撩到他了。而那位美人不知为何也愣了一下,不过反应过来到比他快,忙回到:不,应该是我要说抱歉,是我不小心撞到你的,你的衣服都被我打湿了,请允许我表达我的歉意,我楼下有房间,你可以去那里清洗一下,我还可以找身衣服给你换一下。

1.练习小提琴

而当他抬起头看到撞到他的人时,他突然明白了怦然心动的感觉,只是他从来没想到他的一见钟情会发生在这他最讨厌的地方。他看着眼前的人罕见的发了愣,那明明是他最嫌弃的放荡浪子式小卷发,这时他却只想摸上去感受它,那明明是他最不屑的商人假笑,他却只觉得可爱,那明明是他最不想遇到的那种中年精明商人,他现在只想用自己的嘴唇感受那眼角的皱纹,用自己的眼睛看透他眼底的真心……

换成别的女孩子,她肯定还会计划要穿什么衣服去进行这次“世纪诱惑”,但我还是依然故我,从没想过要换什么衣服。连穿什么内裤都没有在意呢。我相信,连夏娃那片遮羞树叶都比我当时穿的那件内裤更柔滑。也不是说巴瑞很在意这一点。我想他醉翁之意是不在昂贵的内裤上的。

被tony吻的Steve终于丢掉最后一丝理智,他猛地把tony抱起丢在了那张大床上,扑上去就是吻,一只手握住tony的欲望,从他刚刚就一直想触碰的眼角的皱纹开始,棕色的大眼,可爱的鼻子,迷人的嘴唇,性感的锁骨,他忍不住轻轻地咬了几下,tony忍不住呻吟了两声抱怨道“嗯啊……你是条…狗…吗?”

3.刮腿毛(本来应该在与巴瑞干那档事之前就刮的吧?)

Steve听后停下了动作,既惊讶于tony早就注意到了他又羞愧于tony说的动作娴熟,他的确是第一次,为什么了解这过程是她的腐女朋友Natasha告诉他,以防万一哪一天Steve发现自己是个基佬后而在床上丢人,毕竟Natasha觉得Steve这么优秀还没有女朋友只能是个基佬,而Steve得承认,Natasha永远是对的。

6.避开巴瑞

Steve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的说:我当时认为像你这样的人大概只是玩玩,给我点钱或者好处就当作回报。而我是不愿意接受的,我就先走了。

可怜的巴瑞!那次第,我真的问过他,“进去了没有?”还真没有!

Steve说完便转身离开,身后那个女人依旧不依不饶“你是嫌少了吗?15万怎么样?你也可以提别的条件,喂!“

相关文章